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明末黑太子討論-第896章:全部女裝熱推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收网之后,总计逮捕士子超过五百人,其中骨干近四十人,包括朱集璜等自封的“新明官员”,以及新晋贰臣宋征璧与周茂源。
虽然从规模上来说,并没有前番逮捕的人数多,几乎仅相当于上次的一半,不过这次抓到了带头请愿的朱集璜等人,便将上次的漏网之鱼给逮到了。
眼下张溥北上未归,张采、钱士升、张玮、张肯堂已被致仕。
钱谦益、侯恂、侯方域被下狱,后虽被释放,却只能居家反省。
而吴应箕、杨廷枢、沈士柱等人均未被释放,加上这次朱集璜、郑敷教、沈寿珉、巢鸣盛、姜垓、文秉等人。
东林因为大量骨干遭到逮捕,几乎一蹶不振,而实力更弱的复社更是于此番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几社由于徐孚远、陈子龙的出走,以及周茂源和宋征璧成为贰臣,已经名存实亡了,浙傥也没好到哪去。
此番与朝廷和皇帝相抗,江南士林,尤其是南都城内的主力军,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尽管有不少士子仍旧不甘心,打算募集众人,重整旗鼓,再与狗皇帝崇祯一决雌雄。
然而随着城内出现的一道道条幅,士子们也全都傻眼了,不敢轻举妄动。
无他,就八个字,足以震慑所有士子。
助清灭明,匹夫有责!
一夜之间,大街小巷,到处都是。
谁写的不知道,谁贴的也不知道,但字面意思,可谓世人皆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不但要助清,而且要灭明,这就算是二罪归一了!
公然勾结东虏,企图消灭大明,此事谁敢承认啊?
哪怕有一百个脑袋,也要被悉数砍光!
砍完了,刽子手顺道还得把你给片了!
纵使狗皇帝有一万个不好,是秦二世、隋炀帝、唐玄宗的合体,也没人敢说“助清灭明”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说了这种话,就等于自愿当了东虏的细作,成了东虏膝下的狗奴婢,那就连人都算不上了,就是东虏养的走狗而已。
“今昏君当道,朝廷黑暗,我等身为仁人志士,助清灭明又如何?”
有士子在街上将此话刚一说出,立刻有人举报附近的厂卫,将其逮捕。
“放开!我乃是仁人志士!”
“哼哼!休要狡辩!分明是东虏派来的细作!”
“你按敢污蔑与我!”
“你这厮自己说助清灭明,有人证在此,莫要抵赖!”
“啊???宵小之徒!为了钱财而举报我!”
赛尔号光的号召
“草珉尽为大明!你这东虏细作该杀!”
“我乃是仁人志士!”
“啊呸~!厚颜无耻!”
等嫌犯被押送到了诏狱之后,这名举报的市珉在供词上按过手印之后,立刻得到了五两银子的赏银。
锦衣卫对这种事特别的上心,而且毫不吝惜赏银,只要拿到供词,且有人愿意作证,直接就能领到赏银。
举报一人可得五两银子倒是不多,但胜在容易得很,举手之劳,足够三口之家半月只用,若是买些酒菜,也能抵偿两三顿。
换作之前,或许很多人都会嗤之以鼻,眼下南都城内各行各业几乎停滞,失去活计的人随处可见,能白得五两银子,那就不少了。
正式编制的锦衣卫藩子并不多,也就千余人而已,但编外人员,却超过五千。
这些人不占月俸,只拿情报费用,每月仅需举报一次,就保证可以饿不死了。
升任锦衣卫指挥使没多长时间李若琏要想让皇帝高看一眼,便必须做出些出彩的事情,然而锦衣卫非王师这种野战部曲。
若想立功,便要从皇帝的敌人身上下手,这敌人也不能太强,藩子可是打不过皇太鸡的铁骑,好在江南没有东虏大军,反而是蠢蠢欲动的士子倒是数量不少。
这就给了李若琏很好的机会,弹压士林请愿越狠,就说明锦衣卫办事越发的得力,不然锦衣卫在江南都难以站住脚,李若琏还得被皇帝斥责。
用八个字就能将士子与百姓分割开,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商贾们都被征了税银,这下已然老实多了,再不敢勾结士林与朝廷为敌了。
“助清灭明”的条幅一出,所有百姓都变得悄无声息了,生怕被殃及,甚至连坐到。
勾结东虏的罪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有认证就要被下狱,人证物证俱在的话,谁都救不了。
之前百姓们跟着士子与商贾参与请愿,是本着拿钱兼起哄的心理和原则,真遇到了掉脑袋的可能,那就全部退缩了。
东虏还没打过来,这就要让皇帝退位,如此举动已经跟造反叛乱没太大区别了。
唯一与流寇的区别就是没有使用武力,没有大举进攻皇城。
真动起手来,这边缺盔甲,更少火炮,根本无法攻城得手。
现在看起来,真应了那句话。
秀才造反,遥遥无期……
复社与东林残部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请愿大军,随着骨干力量的缺失,瞬间便土崩瓦解,再也难以重新捏合起来,对抗朝廷了。
朱集璜等“十二忠良”现在躺在床上,难以起身,最大的弊端就是肾虚……
像姜垓这样方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倒是好说,无非是大病一场,过些时日便可恢复多半。
而朱集璜、郑敷教这样年过四十的,经历过一连三天的厮杀,尤其是最后还被狗皇帝给加量了,那就等于要在鬼门关上走一遭了。
再来上一次的话,就可以直接去见阎王爷了,幸好崇祯手里已经没药了,算是间接网开一面,用上类似的药物,也会直接要了这些人的性命。
然而那种极度美妙的感觉,真是让朱集璜难以忘怀,若是身体得以康复,有机会还要尝试一番。
此话只能埋藏在心底,因为实在是难以启齿,尤其是此药恐怕只有狗皇帝才有,到别处药铺可是买不到。
朱集璜等人也不是没吃过类似的药物,但没有一款能达到如此奇效,真是堪称仙药了,若是当真是由狗太子造出的,便是仙药无疑了。
“首辅,我等已然作出此等事情,若是传扬出去,恐被士林耻笑啊!”
姜垓还很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正因为如此,这才忧心忡忡,躺在床上祈求朱集璜这样的前辈赐教。
“唉~!事已至此,无可挽回。在下亦是后悔,可又能如何?为士林着想,在下有意隐退。如须你尚未到而立之年,当须抖擞精神啊!”
朱集璜不想连累在场众人,以后也不想连累士林,既然复社是回不去了,莫不如直接归隐,颐养天年好了。
“首辅,在下以有意如此!”
郑敷教觉得若是自己能够保住性命,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士敬,莫要称呼在下首辅了,大势已去,还是称字号吧!”
经过一番腥风血雨的较量之后,朱集璜这会儿总算是冷静下来了,承认自己不是那昏君的对手。
“在下往后愿与以发肝胆相照!”
郑敷教说的非常含蓄,不过意思也非常明了,因为两人已经进行多数次深入了解了,彼此之间依然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士敬,若是能逃过此劫,在下亦愿如此,往后风雨同舟!”
朱集璜也觉得这样很好,至少隐退之后,不会感到孤单寂寞了。
“两位前辈,晚辈亦愿如此啊!”
沈寿珉努力从床上坐起来,向远处的两人致意。
房间很大,足以容纳六张双人床,刚好放下“十二忠良”。
“晚辈亦愿如此!”
“晚辈亦愿如此!”
“晚辈亦愿如此!”
沈寿珉之后,在场与其同辈之人纷纷表态,因为的确没退路可言了。
再行出去,一定会被士林耻笑,成为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柄,莫不如就此退隐。
纵使自己能够舍下颜面,也不意味着可以忍受无时无刻的指责与耻笑,那就太过羞煞了。
更重要的是,众人都不想被凌迟、砍头、挖矿!
哪怕逃过死罪,被发配到矿场,也是得被活活累死。
那可不是嘴上说说这么简单,首先得被革去功名,户籍变更。
若无重大立功,往后世世代代皆是如此,全都得挖矿。
这才叫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为后代想想,也不能去啊!
“前辈,那昏君当真可饶过我等?”
这也是众人都全新的问题,一旦皇帝有心让大家去死,那真是一个都活不成,更别说隐退了。
“为今之计,恐怕只有一条路可走!”
“敢问前辈,我等还有何路可走?”
“认罪!”
“啊???”
众人皆惊诧一声,然后沉默无语了,这实在是有些让大伙难以接受。
此前还信誓旦旦地要迫使昏君退位,重振朝纲,如今却沦落到主动认罪的地步。
如此落差,未免太大了,尤其是向那昏君低头,真是不甘心啊!
“我等非是胆怯之人,只是尚须顾及家眷。更何况前番已然努力过多次,然而天不遂人意,仅此而已。”
为了安抚众人,朱集璜便找了一个尚且算是说得过去的理由作为搪塞之词,总之就是心理安慰而已,说不说都已然木已成舟了。
“以发与在下身体早已大不如前,再无力引领诸位。若有人可继续举事,自然可以。否则,倒是可以寻求他途。此乃自愿,人各有志,绝不强求。”
郑敷教说话自然是向着朱集璜,他俩已经不同于年轻人了,必须为自己考虑后路。
“唉~!”
到了这个地步,再不甘心也只能认栽了,不然这副身子真就得被那昏君给活活玩死不可。
待众人想过之后,便纷纷同意下来,再出去呼风唤雨,迎来的说不定是那狗皇帝布下的天罗地网了。
这次不死,下次死了,这岂不是等于自己找死了么?
众人虽然身体受创,脑子时而有些混沌,可也还没到等傻子一样的地步。
此时必须选择保命,不但要保住自己的命,更是要保住家人的命才行。
朱集璜便换来看门的藩子,找身体较好的姜垓代笔,写下了认罪书。
之后众人在上面逐一签字,按下手印,这便算是向崇祯皇帝低头认错了。
对方能否网开一面,特赦己方这十二人以及家眷,那就不得而知了,还得赌赌运气如何。
“此等贼子还知晓害怕?哼哼!早应如此!李爱卿,你以为该当如何?”
废了如此之多的仙药,才使其服软,崇祯有些觉得成本过高了。
不过自己总算是面对这些贼子,赢下了一局,心情倒是非常之好。
“臣不敢妄言!”
“但说无妨!”
“陛下,臣以为或可利用此等贼子认罪之事,再次分化士林,此仅为臣之愚见!”
锦衣卫指挥使李若琏很想直接处决了这十二个带头兴风作浪的贼子,可为了彻底打垮江南士林,尤其是南都城内的贼子大军,必须将其留为己用才行。
“嗯!爱卿言之有理,朕亦认为当须如此。”
崇祯说完,又拿起一本锦囊妙计合订本,快速翻看起来,想要找到可以让自己出口恶气,又可以得偿所愿的法子。
“原来如此!妙!妙啊!”
对于皇帝的赞许,李若琏听得是一头雾水。
旋即,便亲耳听到了圣谕,让李若琏都目瞪口呆。
这也算是严惩?
可倒是有些别出心裁!
陛下翻看的那本册子,多半是太子爷献上的。
这八成是太子爷的主意,换作旁人,陛下看了兴许也不会采纳。
“敬请陛下安心,臣这便去办!”
李若琏已然用铅笔记下了相关内容,这样就断然不会出错了。
这惩罚说容易也容易,说好笑也好笑,可古往今来,倒是鲜有。
崇祯决定特赦这十二名要犯,以彰显自己并非昏君,反而是一代明君,且不会连累其家眷。
作为特赦的代价,其一,所有人等须被革去功名,往后不再享受优免之待遇,只能作为一介布衣,也就是庶珉,后代亦是如此。
其二,要接受锦衣卫看管,尤其是所有人等须住进一座宅院里,倒是不限出入,且均能安排到房屋居住。
其三,要犯当须不分昼夜,不论四季,全年着女装及女鞋,再不可男装示人,有胡须者当须剃须,全部要犯当须擦脂墨粉。
其四,待身体康复,即可下床行走之后,每人须按时服药,不得因故推脱。
其五,全部要犯须义结金兰,撰写文章,登报刊载!
“诸位可否了然?”
待手下当众宣读完圣谕,李若琏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在场的众贼子。
“回大人,草珉等皆已了然!”
朱集璜万万没想到崇祯会如此羞辱自己,可这总比去挖矿,甚至被凌迟要好,只能认下了。
“这便好,签字、按手印吧!”
李若琏心里不住地在暗笑,尔等往后便以女装扮做大明的“好忠良”吧!
“前辈,我等……”
“罢了!罢了!往后众人住在一起,便可钻研琴棋书画了!”
想到还要继续服药,朱集璜便有些害怕,同时心里又生出一丝波澜。
望着与自己同病相怜的郑敷教,脑海里又浮现出一句话。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前辈,往后须穿女装啊!”
“女装轻柔绵软,最适肌肤。当年司马懿便穿过女装,才子唐寅亦穿过。我等穿来,有何不妥?”
郑敷教觉得连那事都在皇城下面做了,还怕穿女装?
在家穿,不出门,又有谁能瞧见?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