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定河山-第五百一十四章 名聲算個屁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说到这里,黄琼皱了皱眉道:“难道,我就只是馋你们身子,一点责任都不肯担?司马宏是人才不假,但不能因为他爹是人才,我就会对儿子人品可以无限度的认可与包容。司马睿是司马睿,司马宏是司马宏。更何况在我看来人品即官品,我虽说无法要求做官的人,各个都是德才兼备。”
“但在私德上,至少也要说的过去。可此人不仅才不行,竟然连做人最基本的德都没有。做人如此,我还能指望他做一个好官?今儿一个区区门下侍郎家的侄女,就可以让他休妻再娶。明儿若是北辽入主中原,只要给他一个侍郎的官职,还不得调头就反咬本朝一口?”
黄琼的话,让二女感动的都紧紧依偎在他的怀中,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而看着为自己的体贴,而面色涨红的吴芝玉,黄琼那只手又很不规矩的伸了进去,轻轻捏着那处惊人丰盈道:“他不是嫌你生不出儿子吗?那咱们现在就努力,生个儿子给他好好看,是谁真不行。”
听到黄琼让自己给他生儿子,被黄琼高超调情手段,也弄得面色绯红的吴芝玉喃喃道:“不成的。若是给你生了孩子,那我就成了什么人了?我们还是像你与堂姐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保持私情挺好的。等你有一天厌倦了我,我就带着女儿无牵无挂的离开。”
吴芝玉的呢喃,黄琼根本没有理会。在将吴紫玉头向下压了压后,又吻了上去吴芝玉的小嘴。良久才道:“这身子真是活色生香,让人一辈子都不会厌倦。那个蠢货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你们两个都是我的,这辈子都不许离开我。我的女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欺负。”
这一夜,黄琼用温情与缠绵,彻底让两个女人对自己死心塌地。而对黄琼分外感激的吴芝玉,则也放开了手脚。不仅极度与黄琼极度缠绵,在吴紫玉的引导之下,即便是羞涩难耐,但也按照黄琼的要求,做出了在这方面其实极度保守的她,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动作。
如果说上次的意外,吴芝玉几乎被黄琼强迫的。那么这次吴芝玉,却已经是心甘情愿的。甚至还自己的堂姐一样,羞涩的张开自己小嘴去有学有样。二女的温柔与顺从,让黄琼享受到了极点。天亮的时候,若不是吴紫玉的催促,他甚至都不想离开。
即便如此,在二女帮着他穿衣的时候,又抱着二女很是轻薄了一番,逞足了手足之瘾才恋恋不舍离开。而此时在这座规制宏大王府另一侧,同样刚从两个新被他宠幸东瀛女,粉臂之中清醒过来。看着床榻上两个女人,昨儿刚刚休了糟糠之妻的司马睿,也一样是自信无比。
这些日子,在这些高丽婢、东瀛女身上,好像重新找回新婚时自信。满心欢喜等着殿试后迎娶侍郎侄女的司马睿,内心不由感慨万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才是自己应该过的生活。至于过去那些苦不堪言的生活,那哪儿是自己这种才子该过的日子?
等到自己进士及第后,在迎娶了那位门下侍郎的侄女,过了殿试后又有翰林院掌院学士做后盾。就算英王不照顾自己,自己飞黄腾达日子一样便指日可待。朝中有人好做官,不就是这个道理吗?一纸休书,休了自己同甘共苦妻子后。这位司马兄日子,过得不是一般舒坦。
白天或是看看书准备殿试,或是与司马宏去拜访同僚。晚上则与那些高丽婢、东瀛女,每天都换着人共效于飞。除了伺候司马宏的两个人之外,眼下没有了约束的司马睿。将何夫人赏的,原本只是用来服侍他们一家生活的,那些高丽婢与东瀛女,都破了身子收为自己侍妾。
至于被他休掉的糟糠之妻,以及被带走的女儿生活的怎么样。那对母女去了那里,接下来无依无靠的她们究竟怎么生活,却从来都没有问过。对于他来说,准备迎娶那位侍郎侄女才是正道。而那对母女眼下是生是死,都已经与他再无任何的关系。
别说前妻,就是女儿他都从来没有想过。而这位志得意满的司马兄殊不知,他的一举一动早就落在了黄琼的眼中。得知他在这段日子内,对被他抛弃的妻女连问都没有问过。整日里面,往那位门下侍郎府上跑后,黄琼只是淡淡一笑,只是他这番笑意后隐藏着无尽冰冷。
等到殿试的日子到来,司马睿与参加殿试的其他举子一同,来到举办殿试的含元殿。进入规制宏大,此时格外辉煌壮丽的含元殿,他一想到自己将来,终将也会有一天能站在这里后。内心之中对自己休妻的决定,再一次感觉到无比的正确。只要有了权势,名声算个屁?
虽说皇帝只露了一个面便离开了,但看到实际上主持殿试的英王,却又给了他一份信心。就算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位英王想必也不会为难自己。哪怕英王在看到他的时候,眼神是异常的冰冷。此时被权势已经彻底冲昏头脑的司马睿,也权当做没有看到一般。
只是殿试之后的结果,让这位自诩为才高八斗的司马公子很是有些尴。不仅一甲二甲无缘,甚至在第三甲,他的名次也与会试相同,排在倒数后几名。大齐朝的定制,一甲三名,状元、榜眼、探花,这三人才是真正的进士及第。六部观政后不需经过制科考试,直接进入翰林院。
二甲五十人为进士出身,一般经过观政后留在六部行走。也可以通过制科考试,选拔为庶吉士。其余人为三甲,也就是同进士出身。一般在观政之后被分发到诸路,或是九寺任职。最为关键的是,同进士出身观政结束后,只能授予正八品官职,而且不能参加制科考试。
也就是说,除非特殊简拔,进入翰林院是你想都不要想。因为殿试所得的名次,决定观政之后的去向。所以朝中一向有一甲进士及第是正室,二甲进士出身是侧室,三甲同进士出身是如夫人一说。以侧室还有机会扶正,但若是如夫人,却是断然没有扶正的机会来比喻。
这让一向自以为自己的成绩,虽说一甲没有什么指望,打至少在二甲中等位置的他倍受打击。殿试结束后第二天,他们一家便被迁出了英王府,迁到英王赏赐位于内城边上宅子之中。不过对于司马睿来说,这件事情倒是没有什么意外,自己考中了进士,而且又要小登科。
老爷子也起复在即,继续在居住在英王府不合适。搬出英王府,并未让他感觉到有什么危机。但接下来的事情,却是让他有些看不懂了。尽管在殿试后的半个月后,他家老爷子便如期起复了。但却不是原想着的工部侍郎,或是工部那个司的主事。
而是以四品衔的营缮郎中职使,奉命巡视江南诸路、山东路诸港口。司马宏未能在起复时,直接升上到正三品侍郎,依旧是正四品官员,对于司马睿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因为在他看来,三品才勉强算是大员。至于四品官员,档次还实在不够高。
至少在接下来,父亲这边能为他提供的便利,一下子少了许多。除了司马宏只是按原品级起复之外,他自己在殿试后第十天,也如期迎娶了那位门下侍郎的侄女。但在接下来的六部观政之中,原想着怎么也能被分到礼部或是工部的他,却被一脚踢到了兵部最穷的职方司。
职方司只要的职责是管地图,武官的叙功、核过、赏罚、抚恤。只是武官的叙功、赏罚与抚恤,要枢密院连署,实则上这方面的权利还是有限的。不仅如此,作为主管全国武官事的兵部,在这一点上也不敢有任何折扣。因为那群丘八,若是惹急眼了真能把兵部衙门给砸了。
职方司唯一能真正做主的,便是管理全国的地图。所以在朝中一向有职方职方,最穷最忙,背黑锅、无油水一说,也是六部二十四司最穷的一个司。被踢到这种地方观政,除了每隔一段时日检查一下地图有没有发霉之外,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观什么。
更让他窝火的是,他那位新婚娇妻。相貌虽说比不上吴芝玉,但勉强还算不错。可在提亲时,什么温柔体贴,什么贤良淑德,什么京中有名的才女,都统统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泼辣、骄横、跋扈。贤良淑德没有看到,可什么叫做骄横跋扈,司马睿却是看到了。
而且新婚之夜不仅没见到落红,让这位新晋的司马大人,有种带了帽子的感觉不说。还因为这位老兄,每次即便是拼了全力,也不过是维持半盏茶的能力,还经常被踢下床。连新婚燕尔都没有出,他的那位新婚娇妻,别说身子都不在让他沾,就是床都不在让他上。
最为关键的是,这位新娘子不仅脾气极大,与之前的吴芝玉几乎是天壤地别不说,而且这醋性也奇大,对这位司马大人管教极严格。这位新晋的司马大人,在与这位姑奶奶成婚之后。无论是什么高丽婢,还是什么东瀛女别说碰了,便是看都不能看上一眼。
一旦被她发现偷吃,那就不是葡萄架子要倒了,简直就是火山爆发。而且是专门那里明显,便专门向那里抓。搞得这位司马大人,很长一段时日之内,脸上都有如被一群猫抓过的一样。每日去上值,经常被同僚取笑。与吴芝玉做夫妻的时候,满口的夫纲再也不敢提。
不仅如此,为了杜绝这位虽说心有余、但力却不足的司马兄,一切可能会偷吃的行为。在俩个人成婚不到一个月后,那些高丽婢、东瀛女,便被他那位新婚夫人或是送人,或是转卖,统统的都给处理掉了。就连司马睿没有碰过,原来伺候司马宏的那两个也没有剩下。
有几个,还是当着他的面卖掉的。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那几个侍妾,司马睿想要出面阻拦,却在新婚夫人怒视之下,最终还是没有起那个胆子。新婚过得水生火热的司马睿,不到一个月便后悔了。分外想念,当初被自己抛弃的性子虽说倔强了一些,可一向温情似水的前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