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joh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第四百九十七章 最美麗、最溫柔、最善良看書-8j87j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廖启灵的语气还是十分强硬。
但随着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彻底服软了。
面对这名不到二十岁的白衣少年,堂堂“丹阁”阁主,足以蔑视世俗之间一切修炼者的伟大人物,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颅。
“既然三位长老已经磕过头,我就不再过多地为难他们了。”钟文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谢顶三人,嘿嘿一笑,随即转头看向廖启灵道,“我需要一些灵药种子。”
“只要‘丹阁’有的,你尽管取去!”廖启灵果断点头道。
“我还要查阅‘丹阁’的上古书籍。”钟文继续提出要求道,“放心,我只是看看,绝不带走。”
“没有问题。”此时的廖启灵只想尽快将这尊瘟神请走,答应得真是要多快有多快。
“此外……”钟文表情略微凝重了一些,“我还要从‘丹阁’带走一个人。”
“谁?”廖启灵听说钟文要对“丹阁”中人下手,心头一紧,没敢立即答应,“莫非是公羊长老么?”
“好端端的,我带他走作甚?”钟文笑着摇了摇头,忽然问道,“不知哪一位是‘丹阁’少阁主?”
“不知阁下找犬子作甚?”廖启灵面色一变,心中大为警觉,“那小子年轻不懂事,若有什么得罪之处,廖某愿一力承担。”
“年轻不懂事?”钟文指着自己的鼻子,“他有我年轻么?”
廖启灵:“.…..”
他忽然意识到,眼前这名将自己逼迫得走投无路的绝世强敌,才是一个看上去不满二十岁的少年。
“当然,我要带走的人,并不是令郎。”钟文话锋一转,“而是一位暂住在他府中的客人。”
廖启灵闻言一愣,待要开口询问,却见钟文身形一闪,忽然出现在下方一众“丹阁”弟子跟前。
“敢问兄台高姓大名?”他想笑嘻嘻地对着其中一名相貌俊秀的青年男子问道。
廖启灵大惊失色,只因钟文所问之人,正是自己的宝贝儿子,“丹阁”少阁主廖泽宇。
“我、我……”廖泽宇面色煞白,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
适才钟文口中刚刚吐出“少阁主”三个字,便敏锐地发现一名身着白裙,容貌秀丽的年轻女子匆匆忙忙地挡在此人身前,脸上满是警惕和担忧之色,一双美眸狠狠地瞪视着自己。
正是因为白衣女子的举动,才让他把注意力放在了这名青年男子身上。
此时见了男子表情,他心下恍然,如何不明白自己已经找到了正主。
“看来阁下便是少阁主了。”钟文声音颇为柔和,“听说有一位云清瑶云姑娘目前正暂住府上,不知是否属实?”
听见“云清瑶”三个字,廖泽宇眼中忽然射出凌厉的光芒,瞬间冷静了下来,冷冰冰地问道,“你找清瑶做什么?”
“不是说了么?”钟文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廖泽宇抵触的态度,兀自笑嘻嘻道,“我要带她离开。”
“为什么?”廖泽宇眸中的敌意更浓。
“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教,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钟文伸手指向背后的叶青莲,慢悠悠地答道,“云清瑶想要谋害我的女人,所以我打算好好跟她算一算账。”
此言一出,众人的视线“唰”地集中到了叶青莲身上。
尤其江语诗和珠玛二女的目光之中,于震惊之中,更是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叶青莲没料到钟文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来这么一出,一时间俏脸绯红,心乱如麻,待要出言否认,犹豫再三,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
等回去了再收拾你!
她又羞又气,秋水般的美眸狠狠瞪了钟文一眼,芳心却又被一股怪异的滋味所袭扰,竟有些不明白自己的所思所想。
“你胡说!”廖泽宇心中一急,忍不住大声反驳道,“清瑶心地最是善良,又岂会无缘无故谋害他人?分明是你贪图美色,想要强行将她掳走!”
“坦白说,我并未见过她本人。”钟文并不与他争论,反而哈哈笑道,“听你这么一说,想来这位云姑娘颇有姿色,反倒更加勾起了我的兴趣,还请让她出来一见罢!”
“无耻之徒!你死了这条心罢!”廖泽宇的声音又大了几分,“我是绝对不会把清瑶交出来的!”
“廖阁主,你怎么看?”钟文无奈地叹息一声,转头看着阁主廖启灵,以一种咨询“元芳”的口气问道。
“宇儿,这‘云清瑶’究竟是何许人也?”廖启灵心头一震,连忙询问儿子道。
他一门心思扑在“丹阁”之上,并不如何关心儿子的日常生活,对于廖泽宇的感情经历更是一无所知。
“父亲,清瑶乃是孩儿深爱之人。”廖泽宇脸上露出哀求之色,“也是这世间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的女子。”
身旁的师妹宋小倩眼神一黯,白皙的脸蛋上挂满了失落。
“噗嗤!”钟文忍不住笑出声来“最美丽、最温柔、最善良?你怕不是被这个狐狸精迷晕了头?”
“住口!”廖泽宇勃然大怒,对着钟文挥拳打去,“我不许你侮辱清瑶!”
“师兄!”
宋小倩大惊失色,死命将他一把拉住,以防这位师兄做出以卵击石的愚蠢举动。
与此同时,廖启灵的身影也瞬间出现在廖启灵身前,右手疾挥,“啪”第一声,重重扇在了儿子的左脸颊上:“混账,你想毁了‘丹阁’么?”
“爹爹……”廖泽宇捂着脸,眼中的哀求之色更浓,“求求你,不要让他把清瑶带走,孩儿此生已经离不开她了!”
“师兄,你醒醒罢!”宋小倩忍不住怒道,“自从这位云姑娘来到‘丹阁’,你便整日茶饭不思,神魂不守,只知道围着她转,再也不肯钻研炼丹之术,如今竟然要为了一个女人,置宗门上下千百口人的性命安危于不顾么?”
风尘之缘 时光以南慕微凉
秀色
“哦?这小畜生竟然如此不堪么?”廖启灵脸色更是阴沉,“小倩,你赶紧去将那云清瑶带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能把我儿子迷得这般神魂颠倒!”
“是,师尊!”宋小倩果断领命而去。
“不行!师妹,千万不要!”
廖泽宇大声嘶吼着,试图冲上前去拦住宋小倩,却觉一股浑厚的灵尊气息从天而降,浑身一僵,体内灵力忽然无法调动,脚下一个踉跄,“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孽畜!连我的话都敢不停了么?”
原来出手之人,正是他的生父廖启灵,“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
“爹爹,孩儿求您了!”廖泽宇勉强抬起头来,眼睛通红,睚眦目裂,“放过清瑶罢,她是无辜的!”
这位少阁主,倒是个痴情之人!
钟文望着神情凄凉的廖泽宇,心中暗暗感叹着,脸上却并未流露出丝毫同情之色。
到此地步,所谓的“炼丹大比”早就成了一出闹剧,若不是怀着与钟文攀上关系的念头,只怕观礼席上的客人有一大半已经离去。
四周的窃窃私语之声时不时地传入耳中,被人当做笑话一般欣赏,廖启灵的羞耻心渐渐麻木,整个人反倒更加镇定了一些,颇有种你嘲任你嘲,明月照大江的架势。
过不多时,堂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宋小倩窈窕的身影浮现在众人眼中。
而在她身后,却空荡荡的并无旁人。
“小倩,那个姓云的女子呢?”廖启灵疑惑道。
“她……她不在师兄府中。”宋小倩支支吾吾道。
“怎么回事?”廖氏父子脸上同时露出不解之色。
“听府中的下人说起,她今儿上午便已离开了‘丹阁’。”宋小倩忿忿不平道,“据说走得十分匆忙,未曾与任何人打过招呼!”
清瑶离开了!
廖泽宇面露喜色,忍不住松了口气。
钟文瞥了叶青莲一眼,只见这位美女姐姐的神情十分平静,似乎并不如何恼怒。
“亏得师兄待她这般痴情。”宋小倩忿忿不平道,“危难之际,她竟然不告而别,当真是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之辈!”
“师妹,我不许你这样说清瑶!”廖泽宇不悦道,“她走得这般匆忙,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师兄,你……”宋小倩气得直跺脚,“这女人究竟使了什么妖法,把你迷成这样!休要叫我碰上,否则小妹定要一剑斩下她项上人头!”
“师妹,你若再这样侮辱清瑶,休怪为兄翻脸不认人!”廖泽宇面孔一板,“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只是为兄心中,除了清瑶,再也装不下别人,师妹你还是死了这条心罢!”
“师兄,原来在你心中,我竟是这样一个卑劣的女人!”宋小倩没料到会从廖泽宇口中听见这样一番话,泪水在眼眶中止不住地打着转,“好,你自去寻她罢,我再也不管了!”
说罢,她愤然转身,夺门而出,一阵香风飘过,空气之中,似乎飘落了几滴水珠。
廖泽宇凝望着师妹远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悔意,张嘴欲语,最终却没能说出话来。
“大师,这‘云清瑶’如今并不在本门之中。”廖启灵面露难色,看着钟文道,“您看……”
钟文挠了挠头,没有料到只是带着叶青莲跑来寻仇,竟然会看见这么一出年轻男女之间的狗血剧情,忍不住再次瞥了叶青莲一眼,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狐狸精跑了,慢慢找便是。”
岂料叶青莲一脸平静,缓缓说道,“另外两个条件,廖阁主总该兑现了才是。”
“那是自然!”廖启灵连忙应道,“大师想要翻阅古籍,挑选种子,尽管随我来便是!”
说罢,他摆出一个“请”的姿势,显得十分殷勤,仿佛害怕对方反悔似的。
钟文诧异地对着叶青莲凝视半晌,见她神色自若,的确没有太过生气的迹象,这才缓缓点了点头,跟随廖启灵朝着堂外走去。
“少阁主。”才跨出两步,他又忽然停了下来,转头对着廖泽宇轻声道,“人往往容易被表象迷了眼,一心追寻远方的景色,殊不知真正美好的事物,很可能就在身边。”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跨出门槛,直追廖启灵而去。
我这是怎么了?
绝世天神 尽尘
叶青莲呆呆凝视着钟文离去的身影,脸上流露出迷茫之色。
自从踏入“神药堂”,她便不断放开神识,试图查找狐狸精所在的位置。
遍寻无果之后,她已经隐隐猜到,自己很有可能白跑了这一趟。
然而,从宋小倩口中得知了狐狸精逃跑的消息,她却并未如自己所想像的那般怒不可遏。
这一刻,她忽然发觉,本该令自己无比痛恨的狐狸精,似乎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她静静地站在原地,眉头紧锁,思绪万千,努力适应着这种心境上的变化。
观礼席上,来自圣地“思断崖”的丁老怪同样凝视着钟文离去的方向,眼中灵光闪动,似乎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不知过了多久,他眼中忽然射出坚定的光芒,猛地站起身来,迈开大步,三两下跨出了“神药堂”的正门……
……
伏龙帝都的西南面,有一片面积广阔的豪华宅邸。
一座座高耸入云的楼阁顶端,金光闪闪的屋顶在太阳照耀下,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辉。
府院之中,小桥流水,花团锦簇,鲜艳的色泽与精致的布局,竟然在深秋之中,透出一股春天的暖意和生机。
此处,正是伏龙四大家族之一,仇家的住宅。
即便势力已经衰微,屈居四大家族之末,单以宅院的豪华程度而言,仇家却并不输于其他三大家族的任何一家,甚至比从事商业的姬家还要更显富丽堂皇。
书房之中,家主仇天爵面色凝重,缓缓放下了手中的信纸,一只浅黄色的信使小鸟在他肩膀上一蹦一跳,显得活泼可爱。
“父亲,有麻烦么?”
出声询问的,乃是他的另一个儿子,未曾参加比武定亲的仇思捷,“孩儿愿为父亲分忧!”
“倒不是什么麻烦。”仇天爵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是宫九霄来信,邀我共同对付萧家。”
“宫家?”仇思捷面露不解之色,“为什么?”
“萧家这一次,不地道啊!”
仇天爵叹了口气,脑中不禁响起了从江府别院撤退之际,钟文所说的那句“萧家没有来人么?”
“是因为萧无恨没有派人对付江家么?” 仇思捷人如其名,心思敏捷,很快便猜到了缘由,“可是萧家迫得陛下器重,若是咱们擅自出手,会不会引起陛下不快?”
“你以为这一次围攻江家,是谁的意思?”仇天爵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语重心长道,“萧家躲在后头坐山观虎斗,算是连陛下都给得罪了,只怕他现在巴不得看见有人给萧无恨一个教训。”
“萧无恨这个敌国叛将狼子野心,处心积虑想要取咱们仇家而代之。”仇思捷笑道,“如今宫家愿意一起对付萧家,岂非正合咱们心意?”
“话虽如此,可宫九霄又哪有这么好心?他的计划,却是要将咱们仇家顶在前头当枪使。”仇天爵苦笑着将手中的信函递给了儿子。
“岂有此理!”仇思捷一眼扫过信纸,勃然大怒道,“他这明摆着是要让咱们两家拼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最后再让宫家出来捡现成,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父亲何不直接拒绝了他?”
“萧家最近发展势头太猛,几乎要盖过咱们仇家。”仇天爵语气之中,充满了无奈,“宫九霄瞅准了为父的心态,知道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萧家崛起,这一手可以算得上是阳谋,我不接也得接啊!”
“父亲,咱们就这般受人利用么?”仇思捷忿忿道。
“只要能够打压萧家,受人利用又如何?”仇天爵瞥了儿子一眼,沉声说道,“总好过丢掉四大家族的位置。”
仇思捷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发出反对的声音。
作为“四大家族”之一的仇家公子,他早已习惯了众人崇敬的目光和无尽的吹捧,此时再要放弃“四大家族”子弟的身份,他自知无法承受这样的落差。
“去准备罢!”仇天爵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的损失,也未必会有想象中那么大!”
“……是!”仇思捷沉吟半晌,终于弯下了腰。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