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jcc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萬道神帝 中下馬篤-第四百六十九章 交易看書-kqpgj

萬道神帝
小說推薦萬道神帝万道神帝
星夜进入了天香阁,作为开门迎客的买卖,没有把客人往外推的意思。
更何况这个客人,还如此年轻英俊,顿时吸引了不少女子的目光。
此时天色尚早,天香阁的客人还不算多,许多姐妹们聚在一起,相聊甚欢。
随着星夜进来,她们的目光纷纷移动,看到那个年轻公子哥后,一个个眼睛都在放光。
还有一些更是冲着星夜频频搔首弄姿,抛着媚眼。
一门之隔,所有人都被挡在了外面,没有进来,也不敢在外出声威胁。
因为这里是天香阁!
“这位公子,一个人?”一位长相不错却难掩岁月痕迹的老鸨,立刻迎了过来。
星夜点头,道:“找个住的地方。”
老鸨的眼睛立刻亮了,回头一笑,“姐妹们,谁的房间里有位置?”
“我有。”
“来嘛……”
“公子快来,姐姐这里有的是位置……”
一时间,各种香甜与酥软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星夜从未见过如此场面,诸多花枝招展的女人,冲着她挥舞着雪白丝绢,当即愣在那里。
老鸨看着唇红齿白的星夜,心中生出几分涟漪,“公子看不上?难道是要找一些成熟暖心的?公子看我怎么样?”
看着老鸨那不断眨呀眨的眼睛,还有那些酥软的声音,星夜有种转身就跑的冲动。
他后悔进来了。
这些人,远比外面那些人可怕!
他努力让自己不去看老鸨,视线向着上方移动,看向那第四层。
鹿宁晗不知还在不在。
他其实想去那里避避。
老鸨的目光,随着星夜的视线而移动,但看到星夜目光定格之处,眼神不禁一变。
“公子随我来吧。”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只见一位白衣女子,从楼梯上款款走下。
看见对方之后,原先还热情无比的姐姐们,都是轻哼了起来。
“奴家小玲月,如果公子不嫌弃,可以暂时在我那歇息。”
小玲月气质出众,仿佛大家闺秀,脸上带着温和笑意,嗓音柔软动听。
其他的姐姐们,都不再多言,只是看着小玲月的目光,有着些许的嫉恨。
似乎不满她的出现。
星夜说道:“不会给姑娘添麻烦吗?随便找个住处就行。”
“不会,公子随我来吧。”
小玲月冲着星夜施礼,然后侧身相让。
星夜点了点头。
出于职业素养,老鸨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开口。
就在这时,星夜拿出一物向后抛去。
是一块放光的晶石。
老鸨下意识接住,看着这块放光的晶石,她能感觉到不凡,却不知这是什么。
“星辰原石!”
就在这时,侧门之处传来一道声音,来自一位汉子,他是天香阁的护院。
门外汇聚了这么多闲杂之人,他自然要出来一探,正好看到老鸨手中的晶石,于是惊呼出声。
对于一位星罡境来说,这东西价值极高,虽然这里的姑娘们姿色上等,一个个也都不便宜,可还没有离谱到这种程度。
老鸨不动声色的收起星辰原石,然后轻轻挥手,示意众其他人散去。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进来了,而且人数不少。
因为他们反应了过来,这里是天香阁,星夜来得,他们自然也是来得。
小玲月带着星夜直接上了三楼,期间星夜特意留意着四周,果然没有发现进入四层的通道。
看来战岚所言不假。
“公子随我来。”
小玲月把星夜请进房间,主动为他倒了一杯茶。
房间很大,极其宽敞,可里屋的床却只有一张。
小玲月坐在星夜对面,静静的看着星夜。
星夜被看得有些不自然。
小玲月说道:“小姐已经吩咐过了,在这里公子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算是小姐的诚意。”
星夜点了点头,既然鹿宁晗有吩咐,那他就放下心了。
他要修行,小玲月在这里,星夜感到不太方便。
可这里是人家的地方,总不能赶人家离开。
小玲月看着有些拘谨的星夜,继续说道:“公子有什么吩咐,小玲月都会尽力完成。”
轻纱从肩头滑落,露出细腻的肌肤,她冲着星夜眨眼,充满了诱惑。
“那就有劳了。”
星夜再次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陷入了假寐之中。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隐隐间星夜听到了小玲月三个字,不用猜也知道,是有人故意闹事。
只是很快,嘈杂的声音就平息了下来。
一切恢复如常,可见天香阁的势力。
吕良坐在天香阁正对面的酒楼上,默默的注视着对面,很快便是有一人前来,道:“少爷,我们派进去的人已经被制住了。看来,此次天香阁,是要力保星夜!”
吕良闻声皱眉,“天香阁会为了一个外人,与众多势力对抗?”
“你的消息落后了。”
一道声音从吕良身后响起,“星夜把雪原令虽的一个名额,给了那个鹿宁晗。”
是范阳明,他来到吕良对面坐下,“你们派人去天香阁闹事,他们把人拦下,也是合情合理。”
吕良看着不请自来的范阳明,“你有办法?”
范阳明摇了摇头,道:“只要星夜躲在天香阁不出来,谁都奈何不了他。”
吕良讥讽一笑,道:“那说废话有什么意义?”
范阳明说道:“做最坏的打算,星夜会在最后时刻出城,到时我们联手杀他!”
吕良漠然道:“我杀人,还用跟你们联手?”
范阳明说道:“事实证明,凭你一人根本杀不死他。”
吕良拍案而起,冷道:“你敢小看我?”
范阳明微笑道:“你自己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人登上了酒楼,他走到二人面前,道:“两位,如果我有法子,让星夜提前出来呢?”
二人扭头,看着这个陌生人。
那人走到二人身边坐下,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夜不凡,有法子让星夜出来。”
二人相视一眼,都是将信将疑。
范阳明看着这个相貌平平的夜不凡,“我们如何能信你?”
“你信不信不要紧,只要他信就行。”
夜不凡看着吕良,“我有法子逼迫星夜出来,但需要一物当做报酬。”
吕良不动声色的问道:“什么东西?”
“半柄星辰剑!”
夜不凡话音刚落,吕良的眼神就变了,有一抹杀意浮现,他直视着对方,“你怎么知道的?”
此刻的范阳明,一脸茫然与不解。
星辰剑是星辰塔里的东西,当初的夜不凡,在星河古道连星辰塔都收了。
“我来自天阴宗。”
夜不凡淡淡一笑,“所以对有些事情,还是较为熟悉的。完整的星辰剑,你肯定不愿拿出来,所以我只要半柄还未开封的。”
吕良问道:“你确定星夜能从天香阁出来?”
“不。”
夜不凡摇了摇头,只是还不等吕良发火,他便是直接说道:“我能让他直接出城!”
“在这里,没有人能够命令星夜,除非是午夜人!”
范阳明盯着夜不凡,眼神之中有了一些冷意。
吕良目光也随之一闪,表情之中带了几分漠然。
夜不凡似乎没有察觉到二人的猜疑,不屑一笑,道:“就算是午夜人,也绝对没法子让星夜出来!而我可以!”
他扫了二人一眼,“别忘了,我来自哪里。”
曾经在天阴帝都,他们就把星夜引出来一次。
吕良虽然与天阴宗的人打过交道,但却没有见过夜不凡,但他并不奇怪,毕竟他也没有去过天阴宗。
“好,人你引出来,东西我可以给你!”
吕良点头答应。
就在这时,夜不凡再次伸手,此次冲着范阳明。
这令范阳明一愣,不解的看着他。
“三十块星辰原石,毕竟你也是受益者!”
“你疯了,三十块星辰原石?!”
范阳明当即就怒了,虽然星河古道一行,他有了一些收获,可每一块星辰原石,几乎都是用命换来的。
他不是御灵人,获取原石可没星夜那么轻松。
毕竟当初就连石峰,收获也比不上星夜。
“我们天阴宗自知杀不了星夜,所以此次对星夜没有太大的奢望,可你们不同。”
夜不凡盯着范阳明,“你是幽影,你们对星夜是有巨大所图的,也就是你们没有星辰剑,要不然同样少不了。”
范阳明无奈,唯有先拿出三十块星辰原石给了夜不凡。
他不是不想办完事情再付款,是夜不凡不乐意,期间说了一句:“在当世,谁还敢骗你们幽影?”
离开之时,夜不凡又看着吕良,说道:“明天我就要拿到那半件兵器。”
“星夜呢?”吕良问道。
“等拿到兵器,再告诉你方法。”
看着夜不凡的坚持,吕良手中光芒一闪,拿出了一柄未开封的剑,剑身暗淡,看起来像是普通的剑条。
夜不凡眼睛一亮,“没想到,你竟然随身携带。”
他收起剑条,伸出五根手指,道:“现在去城外等着,五天之后,星夜必然会出城。”
吕良眯起眼睛问道:“如果不出呢?”
夜不凡无视了对方眼中的寒意,“我直接把脑袋给你!

说完,他直接离开。
夜不凡离开这家客栈,又去了隔壁,见到了一个男子,不知二人说了些什么,男子拿出三十块星辰原石。
星夜待在小玲月的房间,他还不知道,已经有人开始售卖他出城的消息。
中午小玲月端来精致的菜肴,还有一壶酒,亲自服侍星夜。
星夜只吃了菜,没有喝酒。
小玲月没有劝。
到了晚上,天香阁的灯笼亮了起来,夜晚却亮如白昼。
不知是不是跟白天有关,这一天的客人格外的多,十分热闹。
小玲月又亲自端着菜,拿着酒来了,此次她先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星夜斟满,她双手举杯,道:“小玲月先敬公子一杯。”
星夜赶紧摇头,表示自己不能喝酒。
小玲月的杯中酒,已经饮尽。
看着星夜推辞的表情,小玲月微笑,“公子是嫌小玲月不够诚意?小玲月先自罚三杯。”
星夜见状,哪里肯让她喝酒,赶紧拦了下来。
小玲月敛去笑意,流露出戚戚然的表情,“公子是觉得小玲月服侍的不周到?是在怪罪奴家吗?那就劳烦公子出去告诉妈妈,让他们把我乱棍打死吧。”
星夜傻眼,只能端起酒杯,饮下一杯酒。
“就知道公子心疼奴家。”
小玲月来到星夜身旁坐下,近距离他可以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
不知是不是酒太烈,他感觉腹中有火在烧,脸颊也有些发热。
“公子,小玲月再敬公子一杯。”
小玲月再次端起酒杯。
此刻的四楼,鹿宁晗独自坐在房间饮酒。
下方发生的事情,她看不到,却听得一清二楚。
“公子不是冬寒城的人吧?”
除了喝酒,小玲月也很善解人意,与星夜聊着一些话题,随着一壶酒见底,她的小半个身体,几乎都贴到了星夜身上。
星夜手臂一旦推搡,就能接触到那片峰峦之地,只能坐在那里不动,大有坐怀不乱之意。
很快就有人送来第二壶,第三壶……到了最后,小玲月似乎喝多了,搂着星夜的脖子,诉说着一些伤心事。
她的身体,相距星夜越来越近。
“姑娘,你醉了,该睡了。”
“那你抱我去。”小玲月双眼迷离,正在撒娇。
星夜唯有抱起小玲月,向着里屋走去。
四楼,鹿宁晗放下酒杯。
星夜把小玲月放到床上,对方顺势搂住了星夜的脖子,纱衣滑落,精致的玉臂露在外面,“公子,今天我陪你。公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顺势把星夜下拉,一双红唇就向着星夜印去。
不知是不是酒太烈,星夜的眼睛也有些迷离,不过依然摇了摇头。
伸出手来,挡在了双唇之间。
“姑娘,你醉了。”
他轻轻放下小玲月,不顾对方的纠缠,重新坐了回来。
小玲月似乎是真的醉了,很快便是沉沉睡去。
星夜一个人吃着早已凉掉的菜,思索着未来的方向。
内心的躁动,渐渐被压下。
四楼的房间里,鹿宁晗没有听到该有的动静,她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意味深长。
但在下一刻,她的脸色变了。
三楼传来了奇异的波动。
三位公主PK三王子 黯陌大大
**********
**********
星夜跟美人喝酒的时候,夜不凡也没有闲着,他找了不少英杰,与他们商谈生意,期间索要星辰原石数量不等。
甚至他还找了战猛,却被对方给拒绝了。
他找的最后一人,是天肖,“我能帮你把星夜逼出城外。”
天肖看着夜不凡,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夜不凡又道:“战岚姑娘可能对他有意。”
“这与我有何关系?”天肖的目光微微一闪,眼底有了一抹寒意。
夜不凡又道:“他与午夜人关系匪浅,抓住他,自然也就相当于抓住了午夜人。”
看着天肖明显认真的表情,夜不凡又道:“而且我知道,午夜人从你们家族偷走的坐标,就在星夜手里。”
天肖立刻站起,眼神变得冰冷起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