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 txt-第三百六十五章 化虹洗天壁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孤阳子一语说完,各个枝节之上的元神修士,多是神情肃穆,对他打一个稽首。
与此同时,所有人气息一震,觉有一股勃勃生机落至身上。这却是将青灵天枝余下各种权柄都是分渡给了他们,此刻也能如孤阳三人一般驾驭此宝了,除了法力多寡不同,彼此可说没有上下之分了。
诸人心情也是有些复杂。若是能早得此生机,修行之上或能少走些弯路,而现在得此,却又似没有多少用处了。
常道人这时传声道:“薛道友,你看到了么?”
薛道人一皱眉,不想和他说话。
常道人却是自顾自在那里道:“孤阳他们虽将青灵生机给与我等,可是并没有放开库藏,也没取拿出库藏之中的法器,都到了这地步了,他们又留着这些东西做什么?”
薛道人不自觉回道:“你是说……”
常道人明明只是传意,可还是压低了语气道:“孤阳他们一定是早便找好了传继之人,所以库藏之内诸物是准备传下去的,此事赢冲等几位长老当是知道的,只我们不知道。”
薛道人一想,觉得此事还真是有可能的。
他知道门中可能有一位从未见过的同门,而这位直到此刻都没有露面。那么极大可能就是留下的道传之人了。
虽说此等做法也属正理,神夏之时,许多被覆灭的宗派许多也都有这等做法的,如此才好将自己的道统传递下去。
可知道归知道,心里的不满总也是难免的。
想到这里,他暗叹一声,道:“我又受了常旸蛊惑了,不行,不能再与此人多言了。”
而悬天道宫之中,见得天枝主干之上被撞开了一个大缺口,廷上诸廷执俱是把目光向那里望去。
只见一座大殿立身主干之上,其若虹光所筑就,恰似天枝之上飘着一抹明光灿灿、拖曳飘舞的赤霞光带,绚丽且又夺目。
韦廷执不觉道:“果不愧虹殿之称。”
钟廷执望了几眼,道:“此处飘忽不定,应是别立一天,此刻虽是洞穿宫门,但殿身仍在,我天夏依旧难入,当将此虹化去,才好将上宸天之人一网打尽。”
林廷执道:“当得如此。”
于是诸人继续将清穹之气催落上去,每与那虹光接触一部分,便将那道赤霞化去一段。
而在虹殿之外,陈禹、正清、武倾墟三人飘身于天中,也是凝视着这一处,他们在等着清穹之气将此殿化开,到了完全化尽的那一刻,那就是决战之时了。
再是半刻之后,这一道长虹在冲刷之下逐渐消散,再加外间大枝已被折断,这一根青灵天枝形若被狂风卷过,只剩下孤根残干。
孤阳三人看着虹殿的遮蔽被缓缓撕裂开来,再到此刻破散,己方一众人等都是暴露在了外间天光之下,这无疑意味着虹殿已被彻底攻破了。
孤阳子望着前方阵机,见陈禹三人踏云立在天穹,其后还有三十余位玄尊,他目光抬高,望去悬天道宫之中,宏声言道:“庄道友,可能一叙否?”
此刻清穹之气方过,正是天地寂寥,他的声音远远传递到了云海之上,所有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首座道人目光投落下来,随着一道光芒落下,便来至天枝之上,而在此刻,两人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是凝固了。
他道:“孤阳道友,你有何话要说。”
孤阳子稍显感慨道:“自上次与道友一别之后,已是三百余不见了,时日倒也不长,却似感仍在昨日。记得当初离去之时,我还与道友有一番争执。”
他顿了下,看着首座道人道:“守持宗脉方才是万古之传,恰若亘古之长流,众浪奔逐,抛尽泥沙愚顽,唯余清流,方能达及彼岸。而似贵方之兴革变,以人性妄篡天意,此需时时应那无端变机,终有遭反阻一日,道续至此,却是难继。”
首座道人道:“是人哉?非人哉?我辈应人而后叩天。”
孤阳子摇头道:“大道不仁,上者忘情,卑者从欲,故求道者,‘唯上近天心,处下只逐命’。”
两人各自说了一番陈述之后,却是有了片刻沉默。
这是两人当日别时之言,然则今日再会,却仍是说了相同一番话。
首座道人言道:“看来还是如以往一般,道友仍持旧念。”
孤阳子摇头道:“此是道争,无可退让。”
首座道人点了点头,而在此时,周围那凝固天地之芒光骤然散开,所有似乎一切又恢复了流传。
而这也意味着两人私谊叙完,下来便是说公事了。
孤阳子缓缓道:“我若不顾一切与贵方搏杀,虽不敌贵方,可也能造就不少伤亡,我有一提言。”
首座道人道:“请言。”
孤阳子道:“按我旧夏之礼,我三人愿意与贵方三位道友一论道法,若是我三人输了,上宸天交托一切,任凭贵方处置,若是侥幸赢了,不求天夏退去,宽我一日之天限。”
这番话所有人都是听到了,有一些玄尊觉着,这似乎可行,这般也不必付出太多伤亡,胜了的话就接收上宸天所有,便是不胜,也不过是延缓一日再攻。
首座道人则道:“孤阳道友就只这些话么?”
孤阳子道:“便就这些。”
首座道人道:“天夏非是旧夏,若是小事,论法定胜倒也可以,可你我两家相争,非止道念之争,更是上下亿万人之争,岂有将亿万人之倾托,尽付于一场比斗的道理?况且除道友自身之外,你又凭何一言决他人之生死?”
常道人心中暗暗叫好道:“说得太好了!”要不是场合不对,阵营不同,他都要忍不住放声称赞了。
他早就想说了,凭什么你能定我之生死?你既非我传道祖师,也不曾掌握大义,我凭什么把性命托付给你呢?
上宸天要守的终究是其嫡传道统,其他道统关键时刻都是可抛却和牺牲的,他的不满也是来源于此。
不过此举在其他上宸天修道人看来,却反而很正常。孤阳子乃是派中道法最高的三人,既然道法最高,那么其言其行也便是有理,余者自是无可置喙。
孤阳子略感诧异,不过他也没有坚持,因为抛却不同道念,天夏似也有不应此事的道理在。他道:“既然道友不愿,那便罢了,我只言一句,”他向虚空方向望有一眼,再是往前看来,“此番胜负,也未必就如贵方之所愿。”
两界通道之前,关朝昇一把抓住了空勿劫珠,有阵阵金光从指缝之中四溢出来,震得两界都是晃荡,可他本人却是纹丝不动,甚至连抓拿之手都是没有摇颤哪怕一下。
他正待随手将此宝捏碎了,可是正待施力之时,却微觉意外,有一股清穹之气从此宝之内溢出,而后此物就化虚散去了。
他有些诧异,不过似也没把这太过当一回事,把袖一抖,转而往前看去。见有大股清穹之气从万曜大阵之内涌出,正在朝自己过来。
他要是被堵回通道之内,那么此前一应事机就白做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他站定虚空,气意随意一鼓荡,就有大片刺目光芒自身上闪耀出来,一时如烈日临空,将清穹之气挡在了外间。
张御意念一召,见将“空勿劫珠”收了回来,只是看了此珠一眼,心下却是若有所思。
关朝昇这时一抬头,元神从身躯之上透出,只是一闪之间,就越过茫茫虚空,轰然撞入了万曜大阵之中。
诸玄尊连忙催动阵机,立时有庞大阵力层层传递,往他这处压迫而来。
可是这些阵力落至其人身上,却似是落入了一个空洞之中一般,霎时全数不见,不止是这样,其人元神气息反而由此向上攀升。
那元神冲来之际,却是将层层挡路的阵机俱是碾碎,生生从大阵撞出一条道路来,守阵众玄尊见此无不骇然,这等无所顾忌,直接以元神正面硬撼大阵之能且还占据上风的威能,此前却是闻所未闻。
这一道元神于一瞬之间在阵中来回纵横数次,一路之上几是无物可挡。可因这是阵法,并非直来直往就可破除,只如此做,百千年也破不了阵,所以在摸索到了其中些许阵理后,他却是不再一味强攻,而是循阵机而入。
元神骤然一闪,已是出现了一座阵坛之上,这里正是朱凤所镇守,后者不由一惊,阵坛之外那重重阵力阻隔对于此人似是丝毫无用。
关朝昇那元神却似没想来理会她,只是隔着那一层清穹之气随意瞥了她一眼,随后其往某处望去,片刻之后,再是一晃,便就不见。
朱凤神情凝重,她想了想,借着阵力传讯道:“守正,此人应是在找寻阵枢,他正朝守正这处过来。”
一个太监闯世界 雪里
张御点头,他方才也是发现了,除了清穹之气之外,似其余外力对此人似都是无用,正如他之前所推断的那样,唯有借用镇道之宝的力量方能与之对抗。
他道:“诸位道友,且守好阵机,不必倾顾此人,若有余力,只管封堵两界通道,此人且交由我来应付。”
……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